当前位置: 党建政工

“我心里装着的是祖国”

​ ——记第六届感动石化人物、中原油田归国女博士杜莉

2021-06-24    来源:

 

□记者 张松才

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前夕,39岁的中原油田归国女博士杜莉迎来人生“高光时刻”——6月23日,中国石化在京隆重表彰第六届感动石化人物,杜莉名列其中!

“获得‘感动石化人物’称号,是我奉献青春、报效祖国的新起点。”“油三代”杜莉心比金坚,“在美国干是给外国人帮套,回普光气田干是为祖国驾辕。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要扎根大巴山,为气田拉一辈子车!”

10年前,杜莉放弃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诱人的职位和不菲的薪水,义无反顾地选择做一名科技报国的“海归”。

归国10年,杜莉心中驻梦,勇敢逐梦,坚毅筑梦。她矢志坚守在川东北高含硫天然气净化生产和设备国产化科研最前沿,屡屡向重大技术难题发起攻击,将效益“漏点”改为创效“金点”,把“高价买”变成“廉价造”,让“卡脖子”不再“掉链子”。

作为项目长,杜莉心怀“国之大者”,两度挂帅科技创新“国家队”,领衔承担国家“十二五”“十三五”重大专项技术攻关重任,率领科研“天团”钻坚研微,细推物理,将拳拳赤子心、殷殷爱国情,化作茫茫万山中的忠贞坚守,为气田能耗大幅下降和设备国产化快速推进屡建殊勋。

“身为‘油三代’,回国效力是我的本分”

杜莉的爷爷是个“老玉门”,跟王进喜是老伙计,为玉门油田和平解放作出过突出贡献。外公参加过解放石家庄、平津、太原战役和抗美援朝。从朝鲜回国后,他转战克拉玛依油田、长庆油田、中原油田。

“我们在朝鲜,把炒面和雪放在工兵铲上搅和搅和当饭吃,美国兵吃的是牛肉罐头;我们钻在雪窝子里宿营,美国兵却睡在暖暖和和的鸭绒袋里。”外公常给杜莉讲抗美援朝的故事,“当年,美国领头的‘联合国军’手握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不可一世,但是我们志愿军凭着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用很落后的武器,硬是把他们死死地挡在了三八线!”

杜莉降生在陕北富县的窑洞里,她跟着父母,从西北戈壁到黄土高坡,再到中原大地。她在钻机轰鸣中牙牙学语,在抽油机浅唱里拔节成长。

父亲杜如诗干过钻井、作业、试采、机械修造,成天奔忙,曾是长庆油田、中原油田有名的青年知识分子。杜莉4岁了还认不准爸爸,她追着穿蓝工服的邻家叔叔喊“爸爸”。人家不答应,她就“哇哇”大哭。直到上了小学,看到单位橱窗里外公和爸爸戴着大红花的照片,杜莉才明白,外公和父亲奋斗的都是崇高的石油事业。

杜莉上初中了。一到假期,父母就让她带俩馒头、一壶水,爬上解放牌卡车,到黄河滩采油区,给采油工打下手。杜莉帮着大哥哥、大姐姐给管线缠胶带,替人家记录油井生产参数。一天下来,杜莉的衣服上油渍麻花。她先用锯条往下刮,再用轻质油清洗。凛冬天寒,杜莉的手被滩里的西北风咬出一道道血口子。

在那个不算富裕的年代,杜莉和外公、爸爸骄傲着同一种骄傲,幸福着同一种幸福。在她幼小的心田里,“我为祖国献石油”的种子悄然萌芽。

杜莉的爷爷、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都是共产党员。杜莉盼望着有一天,自己也像祖辈、父辈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上高中时,杜莉庄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被发展为入党积极分子。在华东理工大学上一年级时,杜莉完成了一篇4000多字的思想政治课作业。在作业里,她情真意切地表达了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和向往。大学二年级,杜莉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04年,杜莉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临行前,外公再三交代:“去吧,小莉,一定要刻苦学习,把人家的先进科技学回来,将来报效咱们的国家!”

2011年,杜莉在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获得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收入可观。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拿到绿卡。

就在那一年,普光气田年产井口天然气突破100亿立方米。祖辈父辈建设千万吨级油气田的梦想,一朝成为现实。

退休不久的父母给她发短信:“回来吧,小莉!咱们国家正在四川开发普光大气田,你的洋学问肯定能派上大用场。”

外公频频给她打电话:“小莉,你是石油人后代,学到了本事,就要尽快回国建设祖国!”

大工程,大项目,大舞台,杜莉禁不住心潮起伏、血脉贲张:“我是唱着《我为祖国献石油》长大的,身上流淌着石油人忠贞报国的热血。身为‘油三代’,回国效力是我的本分,参加大气田建设是人生幸事,岂容迟疑!”

千山崇仁,万水向东。

回国!回国!!回国!!!

杜莉毅然中止在美国发展的坦途,走进大巴山,成为普光气田首位女博士。

“能耗大户”蝶变“节能先锋”

报到伊始,杜莉就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普光气田实验室的配置,别说跟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实验室没法比,就是跟华东理工大学的实验室也差了一大截!

杜莉心里打起了鼓——“这就是自己将来的用武之地吗?”

父亲杜如诗觉察出杜莉的彷徨,就给她打气:“眼下,咱们国家在科技方面确实与美国有不小的差距,但是我们不能坐等一切条件都具备了才开展科研吧?当年,王铁人等老一辈石油人发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英雄精神,北风当电扇,大雪是炒面,天南海北来会战,誓夺头号大油田。如今的条件比王铁人的年代不知强了多少倍,你没有任何理由打退堂鼓!”

“其实,父亲何尝不是一位‘科技铁人’——20世纪90年代,他在一无图纸、二无技术的条件下,经过几年刻苦钻研,成功研制出中原油田第一台多功能特车、第一台车载式作业机、第一台节能适用型抽油机。” 想到这儿,杜莉精神倍增,笃定前行,说:“作为‘油三代’,我只能迎难而上,决不能给石油人丢脸!”

普光气田天然气净化厂卧着两只“虎”:“电老虎”和“气老虎”。

气田产出的天然气中硫化氢含量超过安全值1500倍,俗称“一口死”,必须净化合格方可外输。天然气净化厂耗能占普光分公司的93%——装置运行一天,耗电70多万千瓦时,烧掉120多万立方米燃料气!

净化装置降耗改造刻不容缓!

置身3400亩的庞大厂区,凝望着林林总总的“万国牌”洋设备,杜莉没有前人的脚印可踩,眉心拧成了疙瘩。普光气田是川气东送主气源地,快采快输,不能轻易停车,杜莉难以在现场试验、调试。

巾帼岂无翻海鲸!

越是难题横亘,杜莉越要破题求解,勇敢地挺进“无人区”。

杜莉下了“狠功夫”。白天,身高只有1.6米的她身背十几公斤重的空气呼吸器,拎着资料夹,喘得跟风箱一样,随巡检师傅攀上20多米高的罐塔察看仪表,在十几千米长的管廊下穿行,请专家讲解装置性能、结构和运行概况。在锅炉观察孔中,蓝蓝的火焰跳动着、燃烧着,杜莉踮着脚尖朝里看。她暗想:“我要是有一米八的个子就好了。”

晚上,杜莉对比抄来的工艺参数,和技术员一起分析。

1个月后,杜莉决定采用数学模型撬动装置降耗。她与创新团队成员毛红燕、胡景梅等人几乎从零开始,运用大型流程模拟系统,整合8万多个生产数据,设置1.6万个交互作用参数,建成5个生产单元的数学模型。脱硫单元、尾气处理单元……他们逐个单元研判节能点,反复模拟运行,修正、优化工艺参数。

“我们干的工作,就像对着一张照片画像,误差不能超过1‰,几乎一点也不能走样。”杜莉解释道。

失败、改进、调整,再失败、再改进、再调整……杜莉和大伙儿一路摸爬滚打,常常是刚从一个坑爬出来又掉进另一个坑。4个月里,他们连明彻夜,不知阴晴,日拱一卒,饱尝近百次失败!普光分公司领导一次次点拨,坚定了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外卖成了他们的“家常饭”,方便面、火腿肠是他们的夜宵。杜莉饭量大,两个月体重增加了6公斤。

净化装置降耗改造仿佛是一个情深意笃的爱侣,杜莉不离不弃。她爱得那么深沉,爱得那么专注,爱得那么痴迷!

苦心人,终不负。

2014年,他们的降耗“利器”终于被应用于现场。天然气净化厂由此年节电2400万千瓦时,节气3500万立方米,相当于每年减排7万吨二氧化碳,综合能耗下降8个百分点,年创效过亿元,昔日的“能耗大户”蝶变“节能先锋”。

2014年以来,普光气田倾力打造普光气田与大巴山相偕相生、芳菲盈野的美好图景。一批批抱荆山之玉、怀灵蛇之珠的巴山良材,锚定世界环保标准,实干开新,将普光气田天然气净化率提高到99.99%,气田总硫回收率、二氧化硫排放量均优于国家标准,在与俄罗斯、法国、加拿大等同类气田对比中居领先地位。普光气田先后荣获国家“绿色矿山试点单位”“四川省环保诚信单位”等称号。

打破“洋垄断” 智造“争气炉”

普光天然气净化厂的大型设备产自十几个国家。

当初有句玩笑:“买一台设备就好比给外企开一家小银行。”

尾气焚烧余热回收锅炉(杜莉称为“余锅”),是净化装置最后一道关卡。

这种“余锅”由意大利制造商生产,单价1400万元人民币。傲娇的“洋设备”长年吃 “粗粮”,难免“腹泻”,发生腐蚀泄漏,它们如同一枚枚巨型炸弹,严重威胁着气田安全生产。

有一台“余锅”腐蚀泄漏后,技术人员向厂商紧急求助维修,傲慢的厂商开出跟售价一样贵的维修费,配件还得等一年后才能交货。

这无异于被人家生生地卡住脖子!

“‘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必须自己搞出来,才能自立自强!”杜莉不甘雌伏,立志赶超。

一寸赤心惟报国!

2015年,杜莉挂帅,承担“余锅”国产化改造重任。

对杜莉来说,这次接过来的是一只更烫手的“山芋”。如果说净化装置降耗革新还属于她的专业方向的话,那么,尾气焚烧余热回收锅炉改造,已经明显超出了她的专业范围。

然而,仰人鼻息、受制于人的滋味更不好受!

杜莉没有退缩。她申请成立由拥有不同专业背景的技术人员组成的科研团队。她和团队成员憋着一股子劲儿,分头从海量的国外技术文献中筛选精料,对锅炉运行数据进行细致推敲。大伙儿先进行严谨的理论推导,再进实验室小心求证,渐渐从庞杂的数据中梳理出防腐、回收效果俱佳的改造方案。此后,杜莉率领团队与甘肃兰科石化高新装备公司(以下简称“甘肃兰科”)、上海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技术研究院等单位展开3年协同攻关,叩击“余锅”国产化的秘门。

光是“甘肃兰科”,杜莉就跑过6趟。

哪个青年女子不爱美?有几个青年女子出远门前不是再三“捯饬”扮靓。然而,杜莉出差前3天,却故意不洗头。临出门,她再把头发拨拉得乱蓬蓬。

“我去的地方大多在偏远乡镇,得经常拼黑车。把自己弄邋遢些,有安全感。”杜莉笑着说。

方向对了头,一步一层楼。

3年里,“余锅”的整体设计、选材、加工、测试全部完成。2018年,“甘肃兰科”生产出整台“余锅”,标志着我国打破涉硫设备制造“洋垄断”,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国产“余锅”售价只有洋“余锅”的38%,能耗降低10%,其他技术指标均达到或优于“洋设备”。

在智造“余锅”进程中,杜莉贪婪地吸吮国际特种锅炉制造的先进技术,她心心念念的是将“余锅”升级!升级!升级!!!在日复一日的攻坚中,杜莉的秀发大把大把地掉落,原本发际线就高的她,脑门越来越大!

2019年秋,杜莉回豫东北中原油田基地结婚,心里却放不下正在研发的第二代“余锅”。有一天,她整理数据到凌晨,上卫生间时,眼前一黑,脸磕到墙楞,下唇绽裂,缝了7针……

2020年10月,杜莉创新团队研发的第二代“余锅”问世!新款“余锅”能多生产28%的饱和蒸汽,温度提高5摄氏度。在“余锅”制造之路上,杜莉和创新团队凭着心无旁骛的细心、耐性和强烈的责任感,成功实现了从踽踽前行到奋拼赶超!

摒弃“买买买”,瞄准“造造造”。普光气田科技人员初心不改,恒心不怠,痴心不渝,他们大力开展设备的国产化改造,将末级硫冷凝器、克劳斯风机、加热炉等越来越多的“洋设备”变成“中国造”,形成高酸性腐蚀环境下大型设备整体设计等10余项自主关键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截至2020年底,普光气田静设备国产化率达100%,动设备国产化率达69.2%,电信设备国产化率达75%,电加热器国产化率达100%,新建场站的因特网全部实现国产化,为气田降低采购成本3亿多元。

像巴山松一样守望普光气田

6月里,川东北大巴山绿风鼓荡,万木竞翠,杜莉几乎一天没歇——今年,中原油田普光分公司计划在天然气净化厂推广使用国产催化剂,天然气处理技术专家杜莉日夜琢磨天然气净化质量不降、尾气外排达标的高招妙策。

巴山蜀水,吟啸徐行。

入川10年,杜莉不让须眉,积健为雄,用不懈创新为普光气田持续赋能,持续为长江经济带这艘经济巨轮提供强劲的续航动力。她获得一项国家发明专利,两次荣获中国石化天然气科技进步一等奖,两次捧得中原油田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4年,杜莉被破格晋升为高级工程师。

2017年,杜莉被评为“中国石化最美青工”。

2018年,杜莉入选“感动油田年度人物”。

2019年,杜莉被授予“河南青年五四奖章”称号。

2020年,杜莉获“河南省五一巾帼标兵”殊荣。

2021年,杜莉当选“全国五一巾帼标兵”。

2021年,杜莉荣膺第六届“感动石化年度人物”。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只有始终不忘初心、心怀感恩,把个人理想与党和国家的需要、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彰显价值!”杜莉说,“在国外工作,就像给雇主打工,我一直找不到归属感。在普光气田,我深感自己就是企业的主人翁,对企业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几千名干部员工十几年如一日,一起干、一起拼、一起乐,深深地感染着我。我在美国取得的许多研究成果一直躺在论文里,而我在普光气田的创新成果,很快就能得到应用,我很有成就感。”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杜莉的名气越来越响,一些高校和名企以教授职称、百万高薪、大城市户口为条件,向她抛来橄榄枝,均被她一一婉拒:“人生为一大事来,我心里装着的是祖国,我的事业平台在普光气田,这里有我的初心,我哪儿也不去。我要像巴山松一样立根危岩,忠诚地守望大气田!”

跟随心中愿景,脚下自成风景。

杜莉胸怀祖国、不慕名利、忠贞报国之举,吸引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从五湖四海如火如霞扑向大巴山深处。

如今,普光气田已拥有3名博士、120多名硕士,全日制本科毕业生近400人。他们急气田之所急,解发展之所难,勇闯创新 “无人区”,追求“踮起脚尖还够不着”的目标。其中,有15人次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有143人次取得油田及以上科技进步奖。

“我要向杜博士学习,择一业、守一心、精一艺,永做沉在水底的秤砣,不当飘在水面的浮萍,把人生坐标锚定在普光气田,聚焦气田开发中的‘卡脖子’难题,不遗余力地推进气田井下管柱国产化进程。”33岁的天然气开发研究所副主任师彭龙表示。

在美国学习、工作5年,杜莉有11篇论文被国际科技核心期刊收入。参加普光气田建设10年,她笃志创新、拼搏创效,没有发表过一篇论文。

不,杜莉分明把论文写在了大巴山深处——那甘美盈枝的创新硕果,那汩汩东流的清洁天然气,不就是一篇篇沉甸甸的高质量论文吗?!

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