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声油色

小站之春

2021-04-07    来源:

 

◇杨德现

辽阔的原野上坐落着一座采油小站。

春风和煦。小站内外,彩旗招展,鲜花簇簇。

“老魏,祝贺你!”不知谁冲老站长老魏喊了一声。

谁知,这一声祝贺,竟撩起老魏对往事的回忆。

“老魏,文赣就让你带走吧。”几年前,采油区经理的一句话,使老魏脸上露出了笑容。

文赣刚从石油学校毕业来到油田。文赣的到来,老魏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老魏年龄越来越大,要把小站建设成一流采油站的愿望还没有实现,他不甘心。文赣年轻,又有文化,老魏终于有了盼头。

刚来到采油小站的文赣非常讨人喜欢。面对单调的生活,脏、苦、累的工作,他从未露出过难色,时时处处和工友们抢着干活儿。工余时间他和大家聊天、调侃时,每次都令大伙开怀大笑。

好景不长。随着时间推移,文赣的状态发生了变化,表现出对生活的厌倦和敌对。他喝酒、抽烟,还沾染上赌博等不良恶习;对工作漫不经心,填写报表时常出错误;和老魏一起扣防盗箱时,心不在焉,致使防盗箱滑落,把老魏的右臂砸成粉碎性骨折……

在小站迎新春聚会上,文赣终于道出心里话。其实他早就不想干采油工了,要离开这片荒野,离开小站,过令人羡慕的生活。

文赣的家境不错,父亲是某县副县长。对文赣来讲,调出油田到地方找一个舒适、体面的工作,并不是一件难事。他有这种想法其实一点也不过分,但是,自大、虚荣和混日子,令老魏心里非常难过。

文赣越来越过分了,竟然在宿舍赌博。结果,当夜被派出所警察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青工小岳把这事儿悄悄告诉了老魏。老魏一听,拍了一下大腿,说:“罪有应得!”

但是,文赣毕竟是朝夕相处好久的小兄弟。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不务正业,大家都十分烦他,其实这个“烦”里,包涵着深深的爱和殷切的期盼。文赣被抓,大家是骂在嘴上、痛在心里。

当天,安排完工作,老魏去找战友疏通关系。经过再三恳求,文赣总算没被拘留。“罚款五千就五千,给他个教训。我保证他一定痛改前非!”老魏对警察说,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地。

尽管老魏把身上的钱全掏出来,和罚款还是相差甚远。无奈,老魏向站上的工友求援。

你二百,他三百……站上的工友们得到消息后纷纷赶到派出所,慷慨解囊,有的甚至把当月的生活费都掏出来,终于凑足了罚款。

晚霞染红天边,油区像披上彩色衣装般美丽。文赣回到小站时,工友们翘首以待的场景,令他思绪万千,一夜无眠。

一年过去了。在油田上下热火朝天整改设备的时节,文赣父母来小站看望儿子。

整改设备、保养抽油机、除锈、刷漆,工友们个个蓬头垢面。文赣母亲眼睛搜寻了几遍才认出自己的儿子。看到儿子的模样,母亲伤心透了,悔恨自己没有早想办法把儿子调出油田。

文赣心里却像打翻了五味瓶。他明白母亲的来意。但想一想情同手足的工友,望一望自己平整过的井场,看一看漂亮、整洁的小站,听一听流程中汩汩的油流声,他无论如何割舍不下小站。

父亲领会了文赣的心思。他紧紧握住老魏的手,说:“谢谢你和大家一直以来对文赣的帮助!他懂事了,长大了,他和你们在一起我放心,我放心……”

工友们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又过了一年。文赣不仅接替了老魏的站长岗位,还带领大家实现了老魏的愿望——小站被评为集团公司青年样板站。

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