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声油色

两条路

2021-04-07    来源:

 

◇王鹏

4月4日,清明节这天,在古老而又年轻的山东省聊城市的大地上,我走过两条不同的路。

1

第一条路,是沿着五十个金色的脚印,一步一步,走向先烈。

从第一对脚印开始,路微微向上倾斜,海拔逐渐增高。每个脚印的底部,都铺垫着一块棕红色的花岗岩基石。

一路走高,寓意不断向上;脚印下坚实的花岗岩基石,寓意前赴后继者能够走得更稳更远。

二十五对,也就是五十个脚印的尽头,是一位肉体正在沉睡的先烈,是一位灵魂仍然活着的战士。

2

孔繁森,1944年出生,1994年牺牲,时间定格在了五十岁的指针上。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五十岁左右,正是经验、阅历、思想、意志都十分成熟的黄金年龄段,也是上老下小的顶梁柱的重要阶段。

但为了国家和民族,为了社会和人民,他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看完所展示的他五十年人生的全部片段,我不想煽情,但是我真的想说,我被深深地触动了,完全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词语表达——震撼。

3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不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也许,不能拿不同的人不同的观点作对比,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这是他们本身应有的自由和权利。

但是,一百年和五十年,不仅仅在数字的长短上存在差异,此时此刻,在生命质量上也有着显著的区别。

因为,这个五十岁,告诉了我什么叫作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价值和意义,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它的深度和厚度。

恰好,今年我也五十岁。

所以,走在这条路上,我小心翼翼,满怀赤诚,却又心生悲喜。

4

第二条路,在东昌府城楼下。我踏着这条痕迹斑驳的青石板路,穿过幽深的城洞,走向遥远的历史。

对于这个几乎完全用现代方式复原的古城,我不仅用眼睛看,更多更重要的,我是用心来听。

听它曾经的熙攘喧哗,听它时光深处的金戈铁马。

作为一个千年城郭,过去的人和景早已湮灭在时光的尘埃里,但是,那些故事,还在高高的城头和纵横交错的街巷之间游荡。

时间苍老的是面容,但掩盖不住历史背后的真实。

5

我的背后就是现实,我的面前就是历史。

我从现实走来,一步一步走向历史,不为别的,只想对过去好奇地探索,只想更深切地感受当今的全面小康社会。

那些花岗岩雕刻的梁山好汉,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和那些迎面走来又擦肩而过的人一样,都是不同时代的过客。

就像现在,我一手拉着现实,一手牵着历史,走在时光的缝隙里。

我也是一个安静的见证者,一个比其他观众更留心的过客。

6

日暮低垂,阳光散去。再见,那五十个金色的脚印,再见,那蜿蜒起伏的青石板路。当我转身离去时,也许,它们不知道,再见,不是为了分别,转身,是因为它们已经刻在了我的心中。

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