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巴适普光

巴山深处过大年

2016-02-12    来源:中原石油报

时光如飞。我2008年底来到普光,屈指一数,算上今年,竟有6个春节是在普光度过的。

2009年春节是我在普光过的第一个春节。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独自一人在外过的第一个节日,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春节。

大年三十夜23时许,车间技术员小胡打来电话:“任姐,你赶快穿好衣服出来,车在门口等着哩!”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一头迷雾瞬时将我笼罩:“这么晚了,出去干啥呀?”我心里嘣嘣嘣地敲起鼓,有些害怕。以前在家的时候,晚上我几乎没有出过门,十点左右就上床睡觉了。

宿舍楼门口静静地停着一辆小车。我拉开车门,只见车间主任潘涛坐在副驾座位上,党支部书记陈玉成和一个女的坐在后排。女的在低头哭泣,看不清是谁。我刚一上车,潘涛就对司机说:“走!”司机打开车灯,踩油门,刺眼的灯光在黑夜里引领着车直奔一条大路。大家都不说话,我也不敢问什么。车开到一所医院。下了车,潘涛去挂号,我和陈玉成扶着那女的下车。我这才看清楚,她是女工小梅。原来小梅突然肚子疼痛难忍,需要上医院,要我来是方便陪护小梅。

医生诊断,化验,打针,取药,观察……直到大年初一3时多,小梅的情况才好转,医生说可以出院了。

归途中,由于当时在修路,司机师傅稍不注意,在该拐弯的地方仍一直朝前开,最后车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路特别难走,坑坑洼洼,起起伏伏,人在车里被颠来晃去,时刻都有翻车的危险。来到一个村庄口,路面稍微宽了点,潘涛下车,指挥司机调转车头。

5时许,我们将小梅平安送回宿舍,我也终于钻进了自己温暖的被窝。

2010年春节是我在普光过得最开心的春节。我们车间来普光探望父母的小孩子很多,我也将11岁的女儿接到普光过年。车间组织了多项小型文体娱乐活动,有踩气球、抢凳坐、打“保龄球”、勾技比赛等,大人小孩都乐翻了天。最令人开心的游戏是抢凳坐,经常有人被挤出去,有人坐到了地上,有的两人抢一张凳子,有的坐到别人的腿上……逗得大家开怀大笑。女儿在抢凳坐游戏中还获得了名次。由于有女儿的陪伴,这个春节我过得非常开心,非常满足。

2012到2014年连续三年,因为同事生孩子或他们家里有事等,我主动留在普光过年。这三个春节使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是游子,什么是漂泊在外,什么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什么是孤独,什么是寂寞,甚至使我产生了害怕过节特别是过大的节日的心理。我宁愿像平时那样忙忙碌碌,也不愿一个人因为时间不知如何打发而发愁,而胡思乱想。但是,收获也是很大的。在这三个孤独寂寞的春节里,我爱上了诗歌,爱上了散文,因为这两种文学体裁能很好地抒发情感,使我看清楚自己内心的真正需求,使我更懂得了亲情、友情的珍贵。

今年春节,孩子又来了。当年的小丫头已经亭亭玉立,那个时刻怪我、怨我不在她身边守候的小人,如今时时刻刻照顾起我这个腰杆已经没有那么挺拔的奔五人。在餐厅吃完单位安排的年夜饭,回到宿舍我就打电话向双方老人拜年。电话里,81岁的老父亲苍老的话语传进我的耳朵:“会儿,今年你又没回来陪我过年。在外面,把自己照顾好哦。”电话还没有放下,眼泪已经盈满我的眼眶。8年时间,我只陪双方老人过了一个春节。

其实,我比很多普光职工幸运多了。大年初一的早上,同事小廖向我拜年:“任姐,新年好,我在家给你拜年了!这是我在普光工作8年来头一次在家过团圆年。谢谢你!”他的声音有些激动。因工作原因,小廖年年赶上在普光过年。我知道情况后,将今年回家过年的机会让给了他。新年的第一天,我不仅收到祝福,还收到一份感谢,我很满足。

任小会

编辑:赵红蓉